瑞典圣碧洁启示录 - 图书一, 第10章
图书一-第10章

我是天堂的圣母,上帝的母亲。我曾叫你在胸前别个胸针的。而我现在将完整的,从头开始向你讲述当我知道上帝的存在时,带着恐怖,我总是担心我的救赎以及我对它命令的遵守
但是当我了解到上帝是我的创造者,是我所有言行的裁决者时,我更加地爱戴上帝,而我做什么事也更加小心翼翼,希望不会有任何的言行举止会冒犯了上帝。

后来,我听说上帝给他的万民们颁布法令及诫律,并通过这些法令戒律创造了许多伟大的奇迹时,我就下定决心,从此以后,我只爱上帝一人,但同时一切世事对我而言变得越加难以承受。 而后,当我听说上帝将亲自下凡来救赎这个世界,并投胎到童女肚子里时,我更加全心全意地爱他一人,而我心中也独有上帝。之后我尽可能少地与父母朋友相处,交谈。并且除了我日常所需衣食外 ,我把我所有的一切都赠于了穷人。

唯有上帝能让我快乐。我总是发自内心地希望我能活到上帝诞生的那天,并能荣幸地成为上帝母亲身边一分不值的女仆。我在内心暗自承诺如果他能接受我的话,我愿意保持我的贞洁,并且不向他索求任何的东西。但是如果他有别心愿的话,我的心愿便是能实现他的心愿。因为我相信他是万能的,他不会索求任何东西,除非是对我有用的。因而,我全心全意地把我的意愿交托给他。

当选取圣女的那天到来之时,由于必须听从我父母的指令,我不得不成为来到上帝庙里,在为众圣女中的一员。我知道上帝是万能的,因而他知道我除了他什以都不要。我也知道如果他乐意的话,他会维护我的纯洁。但是如果他不乐意的话,我依旧希望他的意愿能够得到实现。在庙里听完所有的诫律后,我回了家,但我对上帝的爱戴之前更加浓厚,心中每天都充满了对上帝的热爱之情。

因为如此,我更少与人相处,整天整夜地独处,因为害怕我会说出或者听到冒犯上帝意愿的话,害怕我会看到任何诱惑,但我又害怕沉默,因为我害怕在该我说话的时候,我依旧保持沉默。

当我内心独自害怕时,我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上帝身上,我突然想起了上帝伟大的力量,想起了他所创造的一切是如何心甘情愿臣服于他,想起了它的伟大荣耀是多么难以言喻。想到这时,我突然看到三样奇特的东西。我看到了一颗星星,但不是那种在天空中闪烁的星星。我看到了一束光芒,但不是这世上的任何一道光芒。我闻到了一阵芬芳,但绝不是这世上的任何一种香味。我难以表达出眼前这让我欢喜不已的一切。这一切让我沉醉不已,欣喜若狂

这之后,我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不是来自于人类的声音。当我听到时,不禁害怕地颤抖起来,我想这可能只是幻觉或者只是来自于恶魔的嘲笑。但是不久后一个上帝的天使出现在我眼前,他并非凡人肉体,他对我说:“本着慈悲之心,上帝你同在”听到这话后,我在想他是什么意思,他又为什么带着这样的话说出现在这里,因为我知道这样的好事轮不到我身上。但是我又相信,只要上帝愿意,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而后那天使又说道:“ 将从你肚子里诞生出来的孩子是圣洁的,是上帝的儿子,但那时我并没有再考虑我是否配得上当上帝的母亲,也没有问那天使为什么选择我,而上帝之子又何时降临我身。而是问他我这么个不认识任何一个男子的未婚少女如何能够生下上帝,成为上帝的母亲呢?天使问答说“只要上帝想做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当我听完天使的话后,我感觉到一股想成为上帝母亲的强烈愿望在心中蔓延,我的灵魂散发出渴望成为上帝母亲并疼爱上帝的能量。我说:“看,我在这里,你将会降临到我身上”
说这话时,我能感觉我的儿子已经在我的子宫里,这种让我兴奋不已的感觉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当我怀他时,我没有感到任何的疼痛,不适,沉重。我更加仁慈地对待万物。因为我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上帝

我生他时,就跟怀他时一样不但没有感到任何的疼痛。反倒是满心欣喜,这种难以名状的兴奋让我整个人轻飘飘的,他离开了我的肉体,依旧保存着我的圣洁, 而我的身体有着一种难以言表的兴奋。

我凝视着它,看着它那迷人的相貌,喜悦之情如同甘甜的露水般一点点地渗透到我的灵魂深处,我知道我如此平凡,不足于拥有一个如此神圣的儿子。但一想到预言家们曾说他将会被钉在十字架上,并受着被钉子刺穿手脚的刑罚时,我心如刀割,眼泪充满了双眼

当我儿子看到我流泪的双眼时,他也变得万分地痛苦。
然而,当我想到他拥有神圣的力量,未来的那些刑罚都是他想要的,也是他必须经历时,我欣慰多了,未来的道路上我会一直给他力量的。因此那时的我是悲喜交加。

我儿子受难的那天终于来了,他的敌人抓住了他,欧打他,唾弃他,嘲笑他。之后他被带到了刑架上,他自已脱掉了衣服,双手放在刑架上。他的敌人们无情地捆绑他的双手。他双手被捆绑着,如同他刚出生时一样一丝不挂地站着刑架上,承受着赤裸所带来的耻辱

那时候我儿子的朋友们都背弃了他,而他的敌人却从四面八方涌出来,站在那里,折磨他那圣洁无暇的身体。我就站在旁边,当第一道鞭子落到他身上时,我心痛地晕倒了,就像快要死去一般.当我清醒时,看到了他身上道道被抽打的伤痕,他被鞭打得连身上的肋骨都清晰可见。更可怕的是当那鞭子被抽出来时,他的身上留下上道道深深的伤痕, 就好像被犁过的大地。而我在儿子就站在那里,伤痕累累,血肉模糊,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到一个完整的,没有受伤过的地方。在场的有人说:“难道你们想在他被判刑前杀了他吗?于是 他便把绳子解开了。

我儿子重新穿上他的衣服,我看到他刚站着的地方到处是血。看着他的足印,
我便知道他走过了哪里,因为他走过的地方地上都有血迹。他们甚至还没等我儿子穿好衣服,便又推又拽地让他快点。当我儿子就像盗贼一块地被他们抓走,他擦了擦眼中流出的血。当他被宣判死罪时,他们把十字架绑在他身上,让他把十字架带到受刑的地方。他扛了十字架一会后,有人过来帮他扛一会。当我儿子前往受刑的地方时,有人欧打他的脖子,有人抽打他的脸。一群人围在那里残忍无情,狂暴地痛打他时,我看不到谁在打在,但我却清清楚楚地听见拳脚落在他身上的声音。
当我赶到他受罚的地方时,我看到了那些处决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放在那里。当我儿子到达时,他自已脱去了身上的衣服

那些刽子手跟处罚者相互说道:“这些是我们的衣服,他将被处死,他再也拿不回这些衣服。当我儿子一丝不挂地站在那里时,一个人跑上来递给他一块布,他高兴地用布挡住了自已的私处。随后那残忍的刽子手抓住了他,让他双手张开伸直站在十字架前。他先是紧紧地把我儿子的右手绑在木梁上——这木梁上还有洞用来钉钉子的。然后用同样的方式再把另一只手紧紧地捆在木梁上。接下来他们把他的左脚放在右脚上,再用两个钉子紧紧地钉住了他的右脚,这样他的肌肉跟青筋因被勒得太紧,都爆出来了。

当他们把我儿子绑好后,他们把像刺一样锋利的皇冠紧紧地带在我儿子的头上, 那皇冠深深地扎入他的脑袋内,他双眼充满了鲜血,鲜血如泉水般从他双眼里流出来,他的耳朵被鲜血堵住了,他的胡子上满是鲜血。他站在那里,满身鲜血, 伤痕累累的,对我感到百般地愧疚,因而我正站在他旁边,伤心落泪。他用他那充满鲜血的双眼看着我的侄子,约翰,把我托付给了他。那个时候我听到有人说我的儿子是个强盗,有人说他是个骗子,有人说他罪该万死

听到这些话时,我更加地痛苦。我刚才有说过,当第一根钉子扎入他身上时,听到那殴打的声音时,我彻底崩溃,继而就晕倒了,如同死一般,睁着失神的双眼, 手脚颤抖着。那时那刻,我身心俱疲,受着百般内心的折磨,我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他,直到他被完全地钉在十字架上。 当我站起来时,看到我儿子被绑在那上面,肉体受着百般的折磨,作为他伤心欲绝的母亲,我几乎无法承受这种这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当我儿子看到我跟他的朋友流下痛苦泪水时, 他大声而痛苦地对他的父亲说:“父亲, 为什么你遗弃了我?这就好像他想说:“父亲,除了你,这个世上没有人会同情我。

这个时候,他的眼睛如一潭死水般,毫无生气。他的双颊下陷,他的表情痛苦,他的嘴巴张开,他的舌头流血。他的肚子贴着他的后背,因为他已经完全脱水了。这就好像他已经没有肠子了。因为失血过多,他身子发白,疲备不堪。为了很好地把他钉在十字架上,他的双手双脚被狠狠地拉伸开来。他的头发胡子沾满了鲜血。当我儿子伤痕累累,浑身乌青地站在那里时,他的心依旧那么坚强,因为他有着最刚强,最美好的本性。他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 有着最纯洁,最完美的肉体。他的皮肤薄而细腻,因此即使是只是被轻轻地折磨,鲜血也会立即流下来。

我们可以看到在他那纯洁皮肤下流动的鲜血。因为他的身体有着最完美的组合,因而在他那饱受折磨的身体上,生命与死亡做着顽强的斗争。他的心脏是刚强的,完整的,但当那来自于是被刺穿双脚的痛会蔓延到心脏上,他的心受着那难以承受,撕心裂肺的痛楚的折磨。
有时候,这种锥心之痛会蔓延到他受伤的双脚上,更加重这种巨痛。

承受着这些残忍的痛楚, 我儿子看到那些曾受过他帮助的朋友们在落泪。 他的这群友人个个宁愿自已去承受这些折磨或者下地狱,也不愿站在这里看着他受此等折磨。看到他的友人们承受着这般内心的折磨,他痛不欲生,这种痛比那些来自于肉体折磨的痛还更让他难以承受,因为他是这样深深地爱着他的朋友们。接着,再也承受不了这种来着于肉体的折磨以及内心的巨痛, 他对着他的父亲大声地哭了出来:“父亲,我已经把我的灵魂托付给了你。当我听到这些话时,心里痛苦万分,全身发抖。后来我每每回想起这个哭声,它总是回荡在我的耳边,依旧那么清晰。

当死亡来临时,由于承受着剧痛,他的心脏,身体抽搐,头微微抬起,而后又垂了下去。他的嘴巴张开,舌头满是血,他的手从钉孔中缩进了一点,这样他的双脚就要承受更多身体的重量。他的手指头跟双脚因而伸展得更开了,这样他的后背便紧紧地贴在了十字架上。

有一些人对我说“玛丽,你的儿子死了。 但有些人说:”他死了,但他会又重生的。当所有人都离开后,有一个人把他的矛狠狠地刺穿了他的身体。当那只矛被拔出来时,那个头上充满了鲜血。看到自已儿子的心脏被刺穿,这种感觉就像自已的心脏也被刺穿一般,悲痛欲绝。

接着有人把他从十字架上放下来,我接住了他的身体,他完全倒在了我的身上。他就像是一个麻风病患者,浑身上下都是青一块紫一块。他的眼睛毫无生气,充满了鲜血,嘴巴如冰一直冰凉,胡子像绳子一样硬, 他的脸已经变型了,他的双手十分僵硬,无法往胸口弯曲,只能弯曲到肚子上,肚脐的那个位置。我用我的膝盖支撑着他,就好像他被绑在十字架上:双膝僵硬。

而后,他们把他放在一块干净的亚麻布上,我用亚麻布把他的双膝擦干。合上他临死前张开的双眼及嘴巴。然后把他放在了坟墓。如果他愿意的话,我愿意活活和他埋在坟墓里。当一切结束后,好心的约翰来到我的身边,带我回家。

看啊,我的女儿啊,看我儿子为你所承受的一切,看他那么全心全意地爱你。